菜单

科技加持,高阶主管化身超级教练

1月 7, 2020 - 未分类
科技加持,高阶主管化身超级教练

技术可以在以下四个关键领域,改变教练指导的行为和影响:依据明确的基准,监控实现目标的进展;描绘更丰富的画面,呈现出客户说的话(和没说出的话);根据各种情境、模拟和推断,发展出多种选项;使用“轻推”措施,以鼓励和强化目标行为。因此,在技术的应用增加之后,可能更难不用技术而进行指导。

几年前,高阶主管教练指导(coaching)被污名化为“对表现欠佳人员提供的补救性协助”。最近它转型成为高成本的精英活动,通常只有地位最高的高阶主管才能享有。但是,不论是协助表现最差的人,还是表现最好的人,这两种高阶主管教练指导一直以来的规模在本质上都很小,这是它固有的一对一性质造成的。组织日益接受“由内部领导人对直接部属提供更多教练指导”的观念。

现在,技术使得远多于从前的员工,有可能接受大规模的外部高阶主管教练指导,因而受益。在基本的层次,各种平台让人们更容易寻找和挑选教练、透过视讯会议进行远距教练指导[将来甚至有可能是全息传送(holoportation)],以及管理相关的行政作业。

此外,一些“教练指导技术”让人们得以不需要真人参与,就能进行教练指导谈话,而且成本降低许多。Pocket Confidant和People Squared之类的机器人,让人们能够提问、进行模拟的挑战,并在竞争性的游戏中练习一些技能。技术和人工智慧让这些事情能够随时、随地进行。Axa和IBM等一些公司,正在推广采用它们,以提供大规模的教练指导服务。

但技术的最大影响力,可能在于它能够让个别的高阶主管教练(或者担任教练的领导人)更能够与客户建立关系,并提供他们更好的服务。这将有助于补强他们的回忆、观察、解读、视觉化和鼓励的力量。技术可以在四个关键领域,改变教练指导的行为和影响。在许多情况下,技术解决方案是从其他情境中的应用当中出现的,例如运动教练指导和顾客研究等情境。

依据明确的基准,监控实现目标的进展。
技术可以对照检视心理计量测验的产出结果和回馈意见[例如大五(Big Five)人格特质、MBTI、Firo-B等测验],以协助建立有关客户情境背景、能力和自我意识的单一视觉图表。接下来,它可以协助你依据计划开始时取得共识而设定的目标,去追踪进展情形,并且记录讨论要点。BetterUp和本文作者之一克拉克担任顾问的LeaderEQ,都是提供这些功能的平台。

描绘更丰富的画面,呈现出客户说的话(和没说出的话)。
Winning Minds或GWEEK演讲等微型应用程式,可针对个人或团队可以如何改善沟通技能,提出一些建议。有时候,人们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或感受,无论这是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决定。解读脸部的表情、眼球的移动和生理上的变化,也许可以产生额外的资讯,让你深入了解客户的兴趣、情绪状态,或对某个行动方向的投入程度。

根据各种情境、模拟和推断,发展出多种选项。
具有游戏化做法、化身和全景图的虚拟实境,可以协助受训者使用Pro Real World之类的软体,以视觉化方式呈现未来的情境。这种方法已经应用在运动领域。人工智慧演算法也能够分析先前录下的对话,或者分析其他的受训者(适当地加以匿名),据以建议探询的方向。公司其他领域的活动已经采用这种做法,例如顾客电话服务中心等。

使用“轻推”措施,以鼓励和强化目标行为。
LeaderAmp和Grohappy等平台会提出个人化的推荐,包括各种文章、播客、影片和活动,以发挥“轻推”的作用。

当然有一些危险得避开。使用太多技术,可能会阻碍教练指导的效果和经验。受训者可能会过分依赖机器人提供的答案。教练和受训者可能却步不前,调整修改自己说话的内容,因为担心不知道那个应用程式会如何使用他们的资讯。教练或许会觉得资讯过多,而这可能导致惯性或造成混淆。

但在很多情况中(例如人类和机器下西洋棋),我们已经见到,结合人与机器的见解,成果优于人或机器单独作业。随着技术的应用增加,可能会变得更难以不用技术就进行教练指导。随着时间推移,受训者将会日益期望有运用到技术,尤其是因为人工智慧和分析法在他们的生活中,扮演愈来愈吃重的角色,从网飞(Netflix)的建议,到由人工智慧强化的顾客服务等。的确在某些情境中,人们喜欢演算法的判断胜于人类的判断,例如他们需要建议如何回答某个问题时。

教练总是试着协助客户改进。在迈向未来之际,策略性地应用技术,并搭配他们自己的判断、热诚和正直,将会对他们的教练工作愈来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