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热褪去,但MOOC仍在大步前进

狂热褪去,但MOOC仍在大步前进

就在两年前,大规模网络开放课程 (MOOC) 曾风靡一时,获得了媒体的广泛关注,2012年也因此被《纽约时报》称为“MOOC之年”。

时至今日,虽然这股热潮已经退去,但Coursera这家世界上最大的MOOC供应商仍然坚持创新,不断发展网络平台,为数以百万计的学习者提供免费课程。

Coursera联合创始人达芙妮·科勒 (Daphne Koller) 曾在2012年11月接受了沃顿知识在线的采访。最近她又重返校园,讲述了公司成立两年半以来的进展情况,并对MOOC的未来发展前景做出预测。在采访中,科勒还提供了最新消息,告诉我们在大多数用户都是免费学习的情况下Coursera是如何维持运作的。

以下为经过整理的访谈内容。

沃顿知识在线:我们上次会面是在两年前,也就是2012年,正是《纽约时报》所称的“MOOC之年”。但是到2013年,许多报道高等教育的媒体人士认为这场变革已经结束了。因此我想问的是:变革是否真的结束了?

达芙妮·科勒:没有。从 “Gartner 发展规律周期”(Gartner Hype Cycle)来看,我想我们正从“幻想破灭期”中崛起。 之前的炒作确实太过夸大其词了,因为它们的基本假设是MOOC将使大学关门停业,这个观点我们不仅不认同,而且深信是错误的。2013年,人们的幻想破灭了,因为在过去的12个月中,我们并没有让任何一所大学倒闭……但这个出发点本身就是错误的。

我们的目标群体主要是在职人士,而不是传统教育模式中的学生。我们的学员中在职人士占了绝大多数,而且这个数量还在增长。目前我们有超过一千万的注册用户,他们对自己的收获非常满意。 

沃顿知识在线:增长势头没有受到影响吗?

科勒:没有。随着时间推移,用户总量和活跃用户人数都在显著增长。此外,付费参加认证学习的用户人数也明显攀升,当他们通过了特定课程后,我们会给他们发放认证证书 (Verified Certificates)。

沃顿知识在线:早期的一些用户信息调查表明MOOC的用户大多数都是来自发达国家,且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而且大部分为男性。这个结果让人非常意外,因为很多人认为或者希望MOOC更多地为发展中国家低收入人群服务。那么现在这些情况有什么变化吗?此外你们还追踪哪些指标?

科勒:我们当然追踪了上述指标。那些早期的调查只是基于我们早期很小一部分课程的用户统计而来的,主要是个别大学开设的研究生水平的课程。因此,这些课程吸引的主要是拥有大学文凭的人。

当前的数据统计显示我们的用户有75%是大学毕业生。但反过来看,还有25%的用户没有大学学位,这个人数为250万。对于这个庞大的群体,MOOC是他们接受高等教育的唯一途径。

还有一点需要记住的是,另外75%的用户虽然拥有大学学位,却并不都是在华尔街工作的富裕人士。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拥有大学学位并不能保证就业。比如在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某些情况下,很多大学提供的教育水平都不高。

而在另外一些地方,人们逐渐意识到自己在15到20年前接受过的大学教育并不适应当今经济环境下的工作需求。因此他们需要通过学习进修才能获得想要的工作。我们听到过很多类似故事,很多人即使已经有了大学学位,却还是通过学习这些课程实现了职业和人生发展上的巨大跨越。 

沃顿知识在线:有没有证据表明雇主也看重这样的学习经历呢?

科勒:证据表明对于雇佣双方,这些学习经验都是非常有价值的。

在那些从单独一门课程或者从某个课程专项中获得认证证书的人中,有70%将自己的证书公布在了领英 (LinkedIn) 上。Coursera是目前领英网站上的第二大MOOC证书颁发者,仅次于微软。考虑到我们只有两年半的历史,这已经非常不错了。事实表明潜在的雇员看到了证书的价值所在。

从雇主方面来看,我们的合作大学之一——杜克大学 (Duke) 和美国北卡三角洲国际研究院(RTI International) 合作在北卡罗来纳州进行了一项研究,调查雇主对MOOC的看法。这项研究涉及多个行业,而不限于硅谷里的高科技企业。大多数的雇主表示他们在招聘过程中会重视MOOC证书。我觉得我们的价值已经开始得到雇主的认可。 

沃顿知识在线:上次会面时我们谈到了Coursera将会采取一些方法来增加营收。那么现在Coursera在经营模式上是否有所变化?

科勒:目前我们把课程和专项中的认证证书收费作为了主要的收入来源。这种方式效果非常好,在完成课程的学员中,选择认证证书的学员比例稳步上升,已经从不足10%提高到了大致20%或25%。

至于专项课程,它们是更大的学习单元,在结束时需要学员完成一个项目以证明自己有能力运用所学知识解决实际问题。在那些专项课程中,完成课程的学员中通常有40%以上取得了认证证书。我们确信这会是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能让我们在继续提供免费教育的同时保持可持续运作。 

沃顿知识在线:有没有企业来找过你们,寻求通过使用你们的材料和在线平台来实现自身的目的?

科勒:当然有。我们接触的有这方面需求的企业还不少,其中包括一些顶级品牌。但是这种合作只能暂时搁置,直到我们现有的Coursera平台得到进一步完善,以保证更高效、更灵活的学习体验。通过这个平台,任何人在任何时间都能学习课程,而在以往旧有的模式中,课程只会在固定的日期开放。平台升级后会更方便,因为我们的用户大都是在职人士,没办法以课程学习为中心来安排生活。

新平台对潜在的企业合作伙伴也会很有帮助,因为他们需要员工在任何时候都能获取我们的课程内容,而不是由教员自行确定一个开课日期。新平台将在企业培训项目中起着关键作用。 

沃顿知识在线:你建立了一个群体模型,这个模型与众不同,因为它将社会学习纳入了职业发展过程。它帮助人们保持动力并坚持到最后。你认为群体模型和按需模型之间是否有分歧?

科勒: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思考这个问题。我们非常重视学习中的社交成分。但是我们意识到,在大规模课程中,重要的是你周围的人在同样的时间做着同样的事情。从课程开始到结束,这些人是否有变动其实并不重要。

假设你在学习第三个部分,那么重要的是有另外几百或者几千人和你一起学习这个部分,这样你就能和他们进行交流。有些学习者开始得早,但学得慢,其他人可能最近才开始学但进展很快。但是,从社会参与度角度来说,这些并不重要。

也就是说,我们也使得这个系统具备一种能力,可以预先创造群体。比如说,某家公司的一群雇员可以说,“我们要组队一起学习这门课,我们所有人按照相同的进度学习。”按需平台应当能满足这个需求,使得他们可以在自己想开始的时候开始学习,并使他们能够建立一个小的社会群体,这个群体的成员彼此都认识。 

沃顿知识在线:Coursera采用的是盈利的模式,而另一个大型MOOC提供者edX则采用了非盈利模式。这种企业结构的不同是否会影响Coursera的决策方式?

科勒:我认为盈利模式使得我们更加灵活,因为我们不必做每个决定都要得到管理委员会的批准。此外我们相信这种经营模式也会给我们一种紧迫感。我们能迅速地把想法付诸行动,同时对最初鼓舞我们前行的社会使命保持初心。

比如说,当我们推出认证证书后,我们意识到对于美国人或者欧洲人来说,50美元或许不是个大数目,但是对于居住在非洲或者印度的一些人来说,50美元可能就太贵了。因此我们同时推出了财政援助政策,使得那些无力负担的学习者可以申请免除费用。我想edX并没有这些。我认为这说明了我们不仅在商业成分上取得了平衡,同时也忠实于自己的社会目标。 

沃顿知识在线:投资者会给你们带来压力吗?

科勒:不会。我们的投资者并没有因为想让平台盈利而向我们施压。我们在收入上的压力主要来自我们想给与我们的合作大学带来经济回报,这样他们就能维持课程开发。否则的话,他们可能会面临资金耗尽的问题。我们之所以提前开始收费主要是为了让合作大学提供更多的课程。

沃顿知识在线:展望未来,你能想象两三年后的Coursera是什么样吗?

科勒:这是个激动人心的问题。有很多方面都要考虑继续推进。

首先,我们的平台目前有近900门课程,我希望2015年初能达到1000门,在三年内课程数目能增至5000门,与中等或较大规模的大学开设的课程数目大致相当。

此外,我们还将大力投入翻译和本地化工作,这样在将来我们就能向世界上的任何人教授任何他们想学的内容了。从教育民主化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引人入胜的未来,可能会对困扰世界的任何问题都有深远的影响。我们的目标就是把世界变得更美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