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罪恶”:骄傲的积极和消极影响

广告

  骄傲是一种复杂的情感。它可以激励人们登上眩目的新高度,将他们的成就从自身扩展到全人类。但骄傲也能促使人们做出可鄙的行为。在新书《骄傲:为什么这一致命罪会成为人类成功的秘密》(Take Pride: Why the Deadly Sin Holds the Secret to Human Success)中,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教授杰西卡·崔西(Jessica Tracy)探索了骄傲的正反两面。她也来到天狼星卫星广播公司111频道沃顿商业电台“沃顿知识在线”节目(Wharton Business Radio on SiriusXM channel 111)探讨她的观点。

  以下为编辑后的访谈记录。

  沃顿知识在线:骄傲的负面性是如何产生的,它的来龙去脉是什么?我觉得如果你对你的工作感到骄傲的话,它永远会是一种积极的力量。

  杰西卡·崔西:你这样认为吗?我同意在大部分情况下骄傲是一种积极的力量。但我不会说它一直是积极的,因为骄傲也有它的阴暗面。追根溯源,这要回到那些古代的宗教学者身上。在《圣经》中,骄傲是致命的。但丁认为骄傲是一种致命的罪恶。这种看法不无道理,因为我们发现骄傲可以分为两种:自负的骄傲和真正的骄傲。自负的骄傲会引发许多问题。这种骄傲究其本质就是傲慢自大和个人主义。它不是说“我工作很努力,我感觉自己很棒”,而是“我是最好的,我比其他人都好,我比其他人都应该得到更多”。

  沃顿知识在线:在这本书中,你提到了一个有趣的例子,自行车运动员兰斯·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如果有任何人能进入这一类别,那就是兰斯·阿姆斯特朗。2012年经过了兴奋剂丑闻之后,这位七次获得环法自行车赛冠军的运动员被剥夺了冠军头衔。

  崔西:他的例子非常有趣,因为他属于那种不经常表现出自负和骄傲的人。如果你回想一下他早期的生活,在少年和青年时期,他几乎每天都把时间用在骑自行车上,能多苦就有多苦,能多快就有多快。这种对成就和伟大的渴望就是一种真正的骄傲。它代表着一种尽己所能成为最好的愿望,愿意牺牲自己可以享受的所有玩乐时间并投入到极其艰辛的训练中,把自己置身于痛苦之中。

  在这本书中,我认为骄傲是激励我们做一切事情的动力,它让我们放下享受和安逸,说“我不要这些,我想成为另一种人,我想完成那些艰难的事情,我将要去做那些事情”。这才是真正的骄傲。

  我认为从某一刻开始,兰斯变得更看重他人的赞扬,觉得自己是最伟大的,他更看重别人怎么看他,而不是努力成为真正最伟大的自行车手。所以他改变了自己的策略,想着也许能通过一种简单的方法来获得这些赞誉,被人们封为最伟大的运动员,不用再这么刻苦努力地来证明自己。

  沃顿知识在线:兰斯的例子有趣的地方还在于他战胜了癌症。当你经历了这样一场改变人生的体验时,很多人就会说你一定要努力振作重回巅峰。

  崔西:我觉得当他在与癌症作斗争的时候,体现的是一种真正的骄傲。他说,“我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来战胜病魔。”他的确为这个世界和各个地方的癌症抗争者做出了一些伟大的事情,而且还成立了“坚强存活抗癌基金会”(Livestrong Foundation)。但是后来传出来他长期以来一直在作弊,我跟许多人一样感到非常意外。

  但是如果你观察一下他在作弊期间的种种行为,已经与我们所看到的那些自负骄傲的人的行为非常一致了,也就是说他们不仅仅是傲慢自大,认为自己比其他人都好,而且还要在某种程度上贬低其他人。他们欺凌别人,以一种非常具有恐吓性和攻击性的方式控制别人。根据兰斯队友讲的关于他和他生活中其他人的故事,听起来这恰恰是他在这一期间的所作所为。

  沃顿知识在线:在这些人心里是否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安全感?

  崔西:我认为不安全感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自负和骄傲情绪。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自卑,也许是一种无意识的自卑。他们觉得“我不够好,如果别人发现我没有那么好怎么办?”他们应对这种自卑心理的方式就是把它埋在心里,藏起来,然后说,“我才不自卑呢,我会成为最伟大的,我会成为最好的。”但是我们所看到的这种骄傲并不是真正的骄傲。它是一种自我的膨胀和夸张,然后产生防御心理,我觉得这种骄傲只是表面上的。

  沃顿知识在线:这种感觉就像你站在道路的交叉点,到了做决定的时候了。你可以选择向右的道路,继续做一个能够予人支持和帮助的人,或者你也可能走上左边的道路,成为一个任性自负的人,你的骄傲就变成了负面因素。

  崔西:我觉得这可能就是兰斯·阿姆斯特朗的遭遇了,我觉得这也是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事情,只不过他是一个极端的例子。我觉得每一次当我们取得成功的时候,每一次当我们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我们都会站在一个交叉路口。我们在努力获得这种感觉,我们努力想要对自我感到良好。这是一种非常有益和愉悦的感觉。

  然后我们走到了一个分水岭。我们想到自己走到这一步全凭自己奋斗拼搏,才取得这样伟大的成就。如果我想要保持这种感觉,我是要继续努力取得下一个巨大成就,做下一件事情来保持这种良好的自我感觉,还是找到一种方式,将我现在的这种感觉最大化呢?

广告

  如果有更多人看到了我的成功会怎样呢?如果我广泛宣扬自己有多么伟大会怎么样呢?这是一个不错的捷径,可以给我带来很多快乐,而且我还不用辛苦付出。

  我觉得自负骄傲的种子就是这时候埋下的,人们说“你知道吗,有一种更简单的方法。我不用努力。我只要夸夸口就可以了。我可以把我的成功故事贴在社交网站上。”然后一下子,你就真的变成了自己想成为的人,但是这不是真正的骄傲,你所感受到的只是自我的膨胀,这种骄傲是建立在别人对你的认可基础上的。

  沃顿知识在线:对于那些了解这种区别并能把骄傲变成积极因素的人来说,你觉得这样做最大的好处是什么?

  崔西:我们发现骄傲是一种积极因素。它可以激励我们努力工作,取得成就。我喜欢把它看成一种奖励,我们想要感受到的一种自我认同感。当我们在做事情,工作,或努力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时,我们就会有这种感觉。

  我们发现并不是你一定要取得巨大的成功才能感受到这种真正的骄傲,并不是你认为“下次我要更努力来获得这种感觉”。我们观察到最明显的效果是在当人们根本没有那种骄傲感时。举个例子,我们曾做过一项研究,我们让一些本科生参加了一个常规的课堂测验,然后研究他们在测验中表现。我们问他们是否对自己的表现感到骄傲。那些成绩差的学生告诉我们,“我一点都不为自己感到骄傲。我没有感受到那种我希望感受到的真实的骄傲感。”

  这种感觉,或者说这种骄傲缺失的感觉促使这些学生在几周后告诉我们,“为了下一次的考试,我要开始好好学习了。”这种行为上的变化果然使他们在下一次测验中取得了较好的成绩,这可以直接归因于刚开始时真实骄傲感的缺失。

  这一点就说来话长了,当人们意识到在我的人生中,我没有获得那种我希望获得的骄傲感时,他们就开始改变自己的行为,发挥出更好的表现。

  沃顿知识在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是否是在填补一个已经存在许久的洞?

  崔西:这样表达很形象,那的确是一个洞。在书中我举了一些人的例子,我认为他们感受到了自己生命中的这个洞,然后做出巨大转变,希望成为他们想成为的人。

  沃顿知识在线:你在书中提到了保罗·高更(Paul Gauguin)和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

  崔西:著名画家保罗·高更的例子更能说明这一点。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晚年才成为一名画家。之前他是巴黎的一名股票经纪人,过着巴黎式成功资产阶级的生活。他有家室,比较富有,照顾他的家庭和妻子。但是他很不快乐,很不满足,所以他不断逃离家庭生活去感受波西米亚式的艺术生活以及那一时期巴黎的艺术。

  最终他意识到要成为他想成为的人,他就必须放弃一切,这意味着他要离开他的家人,在巴黎街头和马提尼克岛过着食不果腹,极端贫困的生活才能成为一名艺术家。

  我们可能会质疑他做的这个决定是否对得起他周围的人。显然这个决定对他的家人伤害很大,所以我不想说他做了多么伟大的事情。但是对他个人来说,他必须这样做才能找到自己作为一名中产阶级经纪人生活中所缺失的骄傲。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能从中产生共鸣,我们中的很多人每天都是在勉强度日。我们有一份工作,有一个家庭。不管我们拥有的是什么,我们都是成功的,因为我们能够糊口。但是有些东西不见了。我觉得我们都知道什么东西不见了,因为我们意识到自己从生活中得到的还不够,我们没有感受到自己想要的那种满足感。要获得这种满足感方法有很多。你根本不需要离开自己的家庭成为一个食不果腹的艺术家。人们可以从一些简单的事情做起。

  我们听到人们说,“我要开始训练跑五千米或者马拉松”,或者“我一直想参加摄影课程。我现在要开始做了”,又或者是,“我的事业虽然不错,但没有成就感。这份工作不适合我,我要回去读个研究生”,或者“我要换个工作”,或者“我要努力得到晋升”。我认为推动这些转变发生的正是我们在生活中的那种缺失感,我要成为我想成为的那种人。

  沃顿知识在线:有些人可能有远大的理想,想要把自己的信念上升到新的高度,但是他们也担心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像保罗·高更一样,必须坚持那么久来为自己建立后盾。

  崔西:没错。有些人可以这样做,大步卖迈出去,但是有些人必须供养他们的家庭,确保家人得到照顾。我认为其实从中也可以获得许多真实的骄傲,比如我不喜欢我的工作,它不能带给我成就感,但是它可以给我带来钱,让我供养家人,成为我想成为的那种人。这也是一种获得真实骄傲感的宝贵方式。我觉得谨记这一点非常重要。

  沃顿知识在线:近年来有许多大学毕业生因为找不到好的工作,只能回家跟自己的爸爸妈妈住在一起,或者他们找的工作远远低于自己的能力水平,你怎样看待这种现象?我觉得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的消极骄傲更有可能多于积极的骄傲。

  崔西:有趣,因为他们有更多的不安全感。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你可以拥有很高的大学学位,受过良好的教育,但你还是得回家跟父母住,因为你要找工作就得住在城市里,而城市里生活贵得离谱,你付不起租金,这的确是一个让人进退两难的境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